闷骚文艺小开

近来我新得了两个称号,一个是别人赠我的QQ好友印象,叫做:“真·文艺青年”;另一个则是单位领导把我介绍给局里领导时称呼的:“内涵型小开”。我想,当下的正经年轻人,想要初听之时就爱上这两个称号是不容易的。

先说这第一个。这几年上网少,真的是整日读书不闻网络事。回想起来第一次觉着“文艺青年”这个词有点异样的时候,竟然是在今年的三月。三月的时候去南京大学参加培训。到南京的第一天晚上,在南大读研的老同学给我接风。饭毕,同学给我介绍学校附近青岛路上的饭店和小吃店。经过一家叫做“半坡村”的店,同学称其为“文艺青年聚集地”。当时我看着店门口招牌上的“桌游”二字,心中略生疑惑。那之后又听见单位里年长些的同事,以及平日一起吃饭,玩耍的朋友称呼我作“文艺青年”。或许他们早已不再唤我作书呆子或者乐痴,而改成这么一个称呼,唯独我自己是一直没有留心。

后来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文艺青年”,发觉文青们已经普遍地给人们造成了不可信的不良印象,我感觉被这么称呼着实不是件好事。在任何搜索引擎里面,输入关键词“文艺青年”检索一下,出来的前二十条结果里很有可能有类似于:“警告!文青都是不靠谱的”;“千万不要和文青谈恋爱”或者是“跟文青谈恋爱你伤不起”。于是真心感谢朋友赐我的这个“真”字,至少说明她心里是将我和其他主流“文艺青年”们区分开来的。想到这里,我大叫万幸,顿时对这称呼不那么讨厌起来。

有趣的是,百度百科上有一长达万字的“文艺女青年”词条,其中还列有详细等级划分依据,然而却没有相对应的“文艺男青年”的词条。或许是男青年中“文艺”一点的不多,又或者说是文艺男青年的特点不够毒辣,气质不够清绮,习性不够骄逸。倘若就简单参照着“文艺女青年”的标准自我审视一番,我确是悲催的一个十足文艺范儿的青年:我早已能随口引用些诸如:“幸福实现了,幸福就会袭扰人们的思想。如果节假日为了许诺幸福而向我们提供平庸,这是一种不幸。”(赫塔·米勒)的段子,文章也偶尔能见于一些报纸杂志。如果硬是要归到一个等级里面,估计已经快要病入膏肓至“高级2-1段”。

说到“小开”,最容易想到的是好些年前的电视剧《金粉世家》里的金燕西。当年看电视剧的时候,还叫不出劳克、切尼、泰德·贝克、爱德华·格林和约翰·洛布这样的牌子,自然认不出陈坤脚上的鞋有什么名堂。现在按照模糊的记忆里的画面猜测的话,一双拼色的半布洛克鞋——也是温莎公爵最爱的款式——最是可能。想想我平日里在办公室里敲打键盘或是经手处理着一本本书的时侯,每日总是身着款式不一的西装,脚踩的是布洛克雕花鞋、山羊皮短马靴或是三接头牛津鞋,桌上放一杯悠诗咖啡,即便我完全不像小开般有钱,却是有些小开范儿。

“小开”与“文艺青年”有一点相同,“小开是职业女性婚姻中的恶梦。“当这些不受女性欢迎的类型的称号,劈头盖脸地砸向一个单身男子的时候,确实得思考思考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不过,在这个女大学毕业生抢着跟“富二代”们去办证的年代,或许借助“小开”的名号,倒能引来桃花朵朵。

感到宽慰的是,领导在“小开”前加了个“内涵”二字。这个词,西式点的解读,“内涵”是:“事物的本质属性的总和”;中式点的解读,“内涵”是:“内在的涵养”。现在的人怕被人说没“内涵”,总是要去做些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来证实自己。长相可以后天雕琢,或者用些附属品来点缀,而内涵需要长期积淀,或者干脆只能靠装,于是便有了新时代圣经一般的读物:《假装的艺术》。而我现在不需要装了,领导给我定性了,我算有内涵的。

如果让我给过去的自己一个称号,我想说是“闷骚男”。去年十月袁岳先生来镇做演讲的时候,大力替闷骚拨乱反正,称“闷骚”是指一个人还是“挺有意思的,只不过意思还不够明显”。

近日《金融时报》登载一篇文章《伦敦男人的袜子时尚》,将英国闷骚的男人们爱穿的颜色鲜艳的菱格、条纹亦或是圆点中长袜,作为新鲜事情介绍给国人。实际上,苏格兰的男人们从17世纪以来,一直穿花格子袜子,只是传统而已。薄如蝉翼的蓝色带花纹“臭脚制造者”丝袜,那是名副其实的“只限中国地区销售”。

闷久了也会憋不住,于是多年前英国学生们引领的短一截长裤潮流应运而生。这些年轻的闷骚男儿,终究忍受不了自己漂亮的袜子每天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主动将裤腿剪短,只将触及鞋子上方,走路、坐下的时候能让别人有机会一睹芳泽。

我一向爱读书却提笔不勤,加上本身又是学语言的,一直以来以周作人先生所说的“因为无专门,所以不求学但喜欢读杂书,目的只是想多知道一点事情而已。“作为自己的写照。如此这样许多年闷下来后,渐渐也开始大感受不了,嗓子火辣辣的想要向外喷火。顿时感觉上海小宝爷所形容的:“无所不知,无所深知,什么事都想插嘴的知识分子”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了。再加上有孙锡良所说的:“任何人都要说话,任何人都在说话”推波助澜,终究忍不住想要打开话匣子,再也闷不住了。

“文青”也罢”,“小开”也罢,“闷骚”也罢,我想,都不是一点儿可取之处也没有的。说白了去,都只是生活方式、态度而已。然而这些词很快也会和“小资”一般渐渐被人们所熟悉且淡忘。民营的特色小书店一家家关门大吉,文青们无奈转战桌游吧,反正纸牌和书都是印着字的纸而已,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小开”们都早就成了“老开”,而新的“小开”们改名叫上了“富二代”。继承了纨绔的作风,却抛弃了文雅的一面,于是“小开”成了一道永远消失的风景。只有“闷骚”可以延续下去,其中滋味只有闷者自知,表现得太过抢眼,总怕枪打出头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