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抹去的妹子

刚买了双Grenson Stanley, 而房间里急需一个小柜子,扣着钱夹算只能去宜家买一个。西蒙在《男人都是智障》里看到携手逛宜家的男女顿时产生一种惨败的凄凉感觉,这着实让我不解,应该幸灾乐祸才对嘛!带着男友去逛宜家,想试对方心意或者逼迫对方摊牌的女人都是笨得无可就要。那种需要自己组装的劣质玩具家具完全只是单身汉和搬家狂的选择,是挠着屁股与温馨、品质,北欧设计这些关键词处于隔岸相望的野猴子。这么不坦诚的女人估计也只能有这样的喜好了,我只能祈祷她的婚姻能比那些复合板或是木纹跟老太婆脸上皱纹一般松垮的实木家具持续的时间更长些。

上周五报纸上我那篇稿子开头里虚构出来的妹子被编辑抹杀掉了,倒不是因为编辑大姐不愿让我认识个这个妹子,可能是她不明白这说话不绕弯子的女人对草食男来说有多少地加分。女人心思,懒得猜与厌了再去猜之后结果都一样,就是不猜了。女人不坦诚点,几乎是逼着男人缴械投降告老还乡。《垃圾律师》里丰川悦司大叔鼓着日渐肥大地两腮一本正经地对武田传授这哲理般的教诲:“女人最重要的是‘真’,漂亮什么的都得往后排。”而武田这个天然系的白痴不是在夜店妞们地oppai下血压升高,就是迷恋着一个架着自尊再不能说真心话的老女人。

过年看了一个《爱情与灵药》的电影。剧里的安妮·海瑟薇着实有一手,深谙周国平所说的“感情是谁出来的,大人小孩都一样”的道理,开始时期“坦诚”地过头,之后就越来越“不坦诚”起来,直到最后逼着理应“平静的神情后什么秘密都藏得住”的男人也心里煎熬地开始说真话了,舍弃那可笑又可悲的自尊坦诚相告。网上有人将这电影评成炮友终成眷属,说这俩人只知嘿咻最后“竟”能在一起,完全不理解“杰克·吉伦哈尔为何变得如此负责了”。这实在是不智,见识直追武田君。只想到这女人是年近30的帕金森患者,就知道她摆得这一局是珍珑棋局,逼着你丢盔弃甲、撇开一切顾虑投入到这无底洞里。这一手与其说像是灰姑娘经过精细计算的风险投资——留下自己的一只鞋,就赌那王子会来找自己——,不如说堪比《威尼斯商人》里波西亚那班的运筹帷幄——一切看上去失控了而其实尽在掌握,即使你巴塞尼奥是Gay,我也调教的成直男——即使你是如此懦弱、花心、不负责任的男人,我也将你调教成一个专心对我,还愿意为我擦屎倒尿的男人。这样的美女太可怕了,不寒而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