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洪

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世称“小仙翁”。葛洪生活在西晋和东晋相交的时代,是著名的道教理论家和医药学家。西晋武帝太康四年(公元283年)葛洪出生在句容城北桌乡下萌村。据《晋书·葛洪传》记载,葛洪活了81岁,卒于东晋兴宁元年(公元363年)。传说葛洪死的时候“面色如生,身体柔软,举尸入棺,轻如空衣”。于是,道徒们都称他是“尸解成仙”了。

大约在公元317年,葛洪35岁时,葛洪完成了他的主要著作《抱朴子》内外篇的写作。《抱朴子内篇》首次全面论述了道教宗旨、哲理、仪式、方法,对宇宙本体、人的本质及生活哲学、神仙的存在、凡人人成仙的可能性、养生健身到金丹的炼制及斋醮(道教的祭祀仪式)的方法等,也都进行了阐述、说明。在道家史上,他的努力造成原始道教的终结。此后,道教便分化为上层的神仙道教与下层的符水道教,而葛洪便是代表封建贵族利益的神仙道教的代表人物。

家族的影响

葛洪的祖先原本是荆州人,王莽时被迫徙于琅邪。东汉时葛洪的直系祖先南渡长江,落户句容。到葛洪的祖父的时代,葛氏家族已经成为江南地区士族中的名门世家。然而葛洪从家族继承了的不仅仅有做官为宦的血统,又有求仙得道的血统。

葛洪祖父葛奚是三国吴国官员,任过吏部尚书、太子少傅、大鸣胪、侍中等职,封吴寿县侯。葛奚是一位敢于批评朝廷和皇帝的正直官员。有一次可能是酒喝多了,葛奚在席间说了些逆耳言论,后来葛奚的言论传到了当时的皇帝吴末帝孙皓耳中,赐他了毒酒一杯。

葛洪的父亲葛悌也是东吴朝廷的要员,曾经担任过吴国的封疆大吏。东吴归并于晋朝后,任过西晋郎中、肥乡令、邵陵太守等职。然而由于西晋司马氏政权对江南士族抱有一种歧视和戒心,葛悌仕途并不顺利,积劳成疾,在葛洪13岁之时撑持不住,在邵陵太守任上去世。

由于父亲早逝导致家道中落,加上祖父仕途惨痛的经历,以及当时社会的炎凉世态,少年时期的葛洪过早地直面了如同深渊般的仕途险恶,虽然他仍然顺着名门士族子弟熟读书史谋求官位的路子来应付他所面对的现实,但是在他学习和阅读的努力中,对未来入仕途已经不那么信心十足,反而激起了他探求未知学问的兴趣。

葛洪16岁开始读儒家经典,但自学难通就去马迹山拜从葛仙公的弟子郑隐为师直至20岁。在这段时间里他博览经史百子之言,浏览过《河图》、《洛书》,以及许多术数书,甚至跟随郑隐学习过武艺,不过对他后来影响最大便是从郑隐处学习了金丹之经。葛洪的从祖父(祖父的堂兄弟)葛玄曾随三国曹魏著名术士左慈学《九丹金液经》,擅长炼丹,世称太极左仙公。郑隐是葛玄的弟子,所以葛洪实际上应该算是葛玄的再传弟子,也可以说葛洪的道家思想其实主要来源于家学。

家族的传承为葛洪指出了儒、道两条道路,青年时期的葛洪屡次在出仕与归隐求道的两极间徘徊,然而时代终究逐渐把他推向求道一途,而他也巧妙地将儒道结合,创造出了具有封建贵族阶级特点的神仙道教。

动乱的时代,苦难的时代

魏晋时代,总体来说,社会和政治都处于动乱状态。在这场浩劫中,人们逐渐开始对死亡有了清醒而冷静的认识。西汉司马迁说:“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反。”当人们认识到死亡乃是永久永久地失去生命,便开始对死亡有了真正的恐惧,战乱和天灾令当时人们普遍地怀有着强烈的恋生意识。即使是当时的势力权贵,也难以例外,一代枭雄曹操就咏过:“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神龟虽寿,犹有尽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洋溢着的是一种对生命的留恋,然而又无可奈何的情感。就这样,生存的痛苦,恋生的情感成为了滋养道教发展的土壤。

道教最主要的宗旨是追求长生不死。然而,穷人无衣无食,朝夕不保,更不用说长生了,于是,原始的道教就将对生命的热爱化为对人人平等,个个生产,财产共有的理想社会的憧憬。统治者和封建贵族不乐意放弃长生的努力,但又坚决反对原始道教那种人人平等,个个劳作,财产共用的理想,道教便在这个时候来到一个十字路口。

入世与出世之间的徘徊

西晋初年虽然曾有过很短一段稳定时期,不过葛洪出生之时,这一段稳定时期正面临结束。太安二年(公元303年)张昌在江夏起义,起义很快波及到了葛洪的家乡。21岁的葛洪募集了数百人的地主武装,参加了镇压张昌、石冰起义军的战争。熟读兵法和精通武艺的葛洪在战争中有着不俗的表现,战后因功被大都督顾秘授予伏波将军的封赏,然而当他到了洛阳后并未被朝廷正式录用。此时新的动乱又起,陈敏在江东举兵起义,割据在东吴一带,将葛洪的归途堵塞。在那之后的许多年里,在动乱中,他做客异乡,周旋于徐、豫、荆、襄、江、广数州之间,流离在纷乱扰攘、杀戮连连、饥殍遍野的道路上。苦闷中的葛洪一边寻访民间的道士、异书,一面开始撰写《抱朴子》一书。

葛洪的另一次出仕机会也发生在这个阶段,然而却在他赶赴上任之前便已经终结了。晋惠帝光熙元年(公元306年),朝廷拟用嵇含为广州刺史,嵇含邀请葛洪作参军,此时葛洪正想前往南方避乱,便在答应嵇含后自己先行前往广州,不料嵇含却在上任之前被仇人暗杀。做官不成的葛洪在南方停留了许多年,《晋书·葛洪传》说葛洪“及含遇害,遂停南土多年,征镇檄命一无所获。”然而实际上,滞留在广东一带,葛洪在这段时间内还是颇有收获的,不仅曾去交趾、扶南等地寻找炼丹的材料,还结识了当时有名的修道徒南海太守鲍靓。葛洪跟随鲍靓学习了其偶然得之于嵩山刘君石室的石壁上的上古道教经典《三皇天文》,以及其他鲍靓所学之神仙方术,还广泛地学习、研究了各种医术,并且娶了以针灸术出名的鲍靓之女鲍姑为妻。

晋愍帝建兴三年(公元313年),司马睿任用葛洪为左丞相,赐爵关中侯,从广州返回江东的葛洪虽然接受了册封,但是并没有参与司马集团的政治活动,而是专心地整理自己即将完成的书稿,直至建武元年(公元317年),完成了包括《抱朴子》内外篇、《神仙传》和《玉函方》在内的诸多要著。

在青年远游的过程中,看到了太多的死亡,切身感觉到人口凋零的葛洪格外意识到生命的宝贵,领会到了群体生存的条件对于个人生存的意义。他对当时道教徒众的现实状态进行了深刻的思考,认为如果天下不太平,即没有一个群体生存的基本环境的话,即使个人修炼得了道也不可能延存生命。因而葛洪强调无论是官员还是隐者都应以儒教为治理国家的主导思想,希望统一在一个政权稳定的朝廷统治之下,无论官员、百姓还是修道之士都能过着太平的日子。将隐逸修道之士置于群体生存环境的有效保护之下,不仅有利于他们的修道,反过来修道之士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表现出洁行高蹈,努力歌颂先王之道,也会使得人民知退让,促进社会安定、繁荣。在这样一种儒道结合的思想指导之下,进入中年之后的葛洪,虽然在朝廷为官,但他为官的主要目的早已不是求得功名,而是实践他的政治思想,为执政者沟通与隐者的关系。

然而葛洪的努力没有收到工作上的效果,这使他感觉到跟官服的合作,最终是不会有什么成果可言的,反而使得他自己在修炼方面耽搁下了。愈来愈年老的葛洪,在自己炼丹和修炼方面还没有确实有效的成果,感觉到时间越来越紧迫,尤其是当他听说交趾出丹砂之后,便向皇帝辞请去往接近交趾的勾漏做县令,方便取丹砂炼丹,然而在他经过广州时,刺史邓岳的挽留,转而选择在广州东面的罗浮山修道炼丹,直至去世。

葛洪的道教成仙理论

始创于东汉的道教,信徒多为社会下层贫苦民众,至东汉末又为农民大起义所利用,而为封建统治阶级所忌惮。同时印度佛教入传中国后发展势头强劲,也使道教感受到威胁。魏晋时期道教继续完成从民间宗教向官方宗教转型,以及从淫祠巫说向金丹神液理论转变。作为江东士族的葛洪顺义时代的需要在对老子、庄子等道教名家以及嵇康、邹衍等阴阳学家的理论进行批判与继承的基础上,对道教理论进行整顿和改良,发扬了原始道教重生爱生,致力于长生不老的努力,又通过儒道调和方式,改造了原始道教对现有秩序的反抗性,抹去了道教的人民性,使之符合上层贵族的口味。

在葛洪之前,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成仙理论体系。先秦时期广为流传的成仙方式是去三神山,蓬莱、方丈、瀛洲,寻访仙人求得成仙之药。秦始皇称帝后第二年,听信齐国方士徐市的建议,派遣徐市带着数千童男童女入海寻求仙人,为秦始皇求得成仙之药,其结果自然是找不到什么仙人的。徐市害怕秦始皇怪罪,骗秦始皇说海中有大鲛鱼,无法入山。心不死的秦始皇带着捕大鱼的器具亲自率领船队入海,虽然最终确实猎杀了一条大鱼,仍然是找不到仙山,失败而归的秦始皇在回咸阳的半路上便死去了。

两汉时期追求成仙的迷信活动已经不仅限于寻访仙人找仙药的老思路了,当时有一个叫刘向的人撰写了一本《列仙传》,其中一共记载了71位神仙人物的事迹,并且对于每一个人物都简要地记述了他们的成仙过程。这些仙人的成仙方式有祭祀、服食、行气等多种多样,涉及多种方术,也需要个人的机遇。不过这些呈现的方式并不具有指导意义,也没有较为深刻的理论基础。

葛洪的道教理论集中于《抱朴子》内篇之中,书中内容依次为畅玄、论仙、对俗、金丹、至理、微旨、塞难、释滞、道意、明本、仙药、辨向、极言、勤术、杂应、黄白、登陟、地真、遐览、祛惑,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系统地论述了神仙的存在及修道成仙的途径,创立了道教神仙理论体系。

葛洪认为人能够成仙的最主要原因在于人能够学习。他认为人与动植物不同,动植物不能学习,而人可以学习。通过学习和研究,人可以从动植物的性质中探讨其对人的影响,有些可以炼制成药,人服用后可以养生延年。还可以从龟鹤的活动中领会出有益于人体的内容,如可效法它们的引气导气方式,便可以增加人的寿命。而且人类中像彭祖这样的修炼得道的人留下的长生之道,其他人也可以学到,并且也可以通过修炼这门长生之道而得到长生不老的效果。因而葛洪认为人只要努力学习和修炼就可以长生不老、修炼成仙。

葛洪将人体视为两个方面组成,即形和神,并且在此基础上提出两条成仙的重要原则,第一便是通过养生而得以不伤不损,第二则是通过服食金丹大药得以延年益寿以致长生不死。葛洪的成仙理论体系,便是在这两条成仙的总指导思想的指引下,包含了养生、行气、法术、医药、炼丹等多门课程,大体上构成了一个由低到高的循序渐进的修炼体系。这样一个完整的成仙理论体系,在中国历史上是为首创。

葛洪的医学

葛洪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虽然怀有浓烈的道教情怀,但因深深感到如果群体生存得不到保障,个人的修养不仅是极其困难的也是没有意义的。在他的心目中,如果要投入修炼,最要紧的是有一个群体生存的良好环境。虽然葛洪晚年推却了一切官职,但是仍然关心世间太平,他要求修道者确立自己的社会责任感,要求修道者当先立功德,然后方能成仙。

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造就了葛洪的成仙理论体系中最有特色的一点,那便是他对医学的重视。晋朝的医药学只在士族阶层有所发展,社会底层的医药十分简陋,基本只能靠原始巫术或道士符水来救急。葛洪清楚地看到了当时缺医少药和一般人求医问药万分困难的情形,在他自己所构筑的修炼课程中,取消了祭祀祈祷等的修行,将医药列为基础课程,鼓励修道者运用医术治病救人。

《历代名医像赞》中有一首诗云:“陷居罗浮,优游养导,世号仙翁,方传肘后”,说的便是葛洪晚年隐居在广东罗浮山中,采药,炼丹、修炼又从事着述,直至去世的事情。《肘后救卒方》便是葛洪在该时期所作的医学著作之一,其中收录的方药大部分行之有效,采药容易,价钱便宜,而且,全书篇幅不大,可挂在肘后随行。即使在缺医少药的山村、旅途,也可随时用来救急。所以,受到历代群众的欢迎。葛洪的医学着作,据史籍记载,尚有《金匮药方》一百卷,《神仙服食方》十卷,《服食方》四卷,《玉函煎方》五卷。

葛洪所撰写的医药著作《玉函方》一百卷以及《肘后卒数方》八卷,撰写的目的主要都是面向当时生病的民众,特别是那些贫困的民众。《肘后卒数方》的内容包括急性传染病、各腑脏慢性病、外科、儿科、眼科和六畜病的治疗法,对各种疾病的治疗方法和药方,是一部具有普及推广意义的实用方书,一直为后世所重。

葛洪的炼丹实践

葛洪在晚年炼丹的活动中,在继承了早期的炼丹、医疗、养生等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在科学史上留下了可贵的一页。

在《抱朴子内篇·金丹》中可以看到,那时候葛洪便已知利用硝石和醋的混合液来溶解金属或矿物。更为突出的是使用玄明龙膏,即复盆子未成熟的果实中的氢氰酸来溶解黄金,即使是在现代,溶解黄金的方法仍然不多。

《抱朴子内篇·金丹》中还能看到,古人已经发现了汞与硫磺相化合而还成丹砂的现象。葛洪说:“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丹砂为硫化汞,呈红色,经煅烧后,硫被氧化而成二氧化硫,分离出金属汞,再拿汞与硫磺化合,生成黑色硫化汞,经升华即得红色硫化汞的结晶。这种人造的红色硫化汞可能是人类最早通过化学方法制成的产品之一。

此外,葛洪在《抱朴子·内篇 黄白》中明确地指出胡粉和黄丹(四氧化三铝)都是“化铅所作”,说:“铅性白也,而赤之以为丹,丹性赤也,而白之以为铅”,说明了铅经过化学反应后可变成白色的碱性碳酸铝,再经加热后经过各种化学变化,变成红色的四氧化三铝,四氧化三铝又能经过化学反应而分解出白色的铅,说明这两种铝化合物都不是天然的产物,是由人工制造的。葛洪的炼丹理论、实践,对后世的中外炼丹家有着很大的影响。

参考资料:

《葛洪评传》卢央著 南京大学出版社

《抱朴子内篇全译》顾久译 贵州人民出版社

《镇江史要》严其林著 苏州大学出版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