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纪念乔布斯

国庆过得十分浑噩,备课,写调研报告,复习考试,准备知识竞赛,写稿,读书。除了伏在案头,只剩下了吃饭、睡觉和在穿着睡衣在小区里神不守舍地到处乱撞,镜子都没有照过一次。六号早起出差,六点多钟糊里糊涂洗完脸后,对着镜子里的人足足呆看了有小半分钟——快不认识自己了。与外隔绝了一个星期,打开门的一瞬间,夸张点地说,不认识自己是小事,这个世界都变得陌生了。

在来到这个“新世界”的第一天早晨,我读到了铺天盖地的关于一位死前两个月还奋战在工作第一线的美国劳模乔布斯去世的消息和纪念、总结文章。黑白的乔布斯头像像是网络黑客发动对世界互联网的集体性恐怖袭击一般,席卷各大网站首页。如果编辑指名我要作一篇这类汗牛充栋的文章,此时此刻我会毫不犹豫的将这“新世界”描述成“暗淡得像是失去了色彩一般”,然后像是谈论自己那不存在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样,将乔的故事细细道来;或将他的成功归结成原因一二三四,再点评上一句:他的“现实扭曲力场“是柯勒律治浪漫主义”自愿搁置不信“理论百年后的现实主义的后工业化解读。

人们常把乔布斯比作当代的爱迪生,史蒂夫·斯皮尔伯格说:“乔布斯是爱迪生之后最伟大的发明家,他将世界放到了我们的指尖。”这说的更像是皮克斯时期的乔,而不是苹果时期的乔。乔不是工程师,不是艺术家,他没有发明IPOD——苹果从一个英国人那里“买”来了IPOD,他是精明且富有魔力的销售员和企业高管,通过宣传,他将他的产品推销给世界上热爱苹果的人。更妙的是,他不仅巧妙避过了像比尔·盖茨那样因为窃取别人的技术成果而口碑遭人质疑,更是在斯坦福的演讲上拿盖茨的拙劣行径开涮。乔比很多商人要更有魅力,他不需要像杰夫·贝佐斯那样,用极低的价格卖设备,期望从增值服务上获得收益,他没有打出这样的标语却实实在在将“你值得拥有”的观念植入消费者脑中。

人们习惯于一次次地聚焦那些还未死去、刚刚死去或者早已再也打不出喷嚏的突出的凡人。他们生平的段子先是添油加醋地被人们像是谈论着远房亲戚般娓娓道来,然后移至饭桌上被人肆无忌惮地将故事锦上添花,然后用作为下酒的花生。读到的几篇文章甚至已经将“求知若饥,虚心若愚”录入乔布斯语录了。很多人成为了无耻地“挥霍、浪费、山寨和扭曲”乔布斯精神的群体中的一员。

诚然,人人都有悼念乔布斯的权利,但人人也有不悼念乔布斯的权利。我们的未来不见得会因为失去了乔而失去了有趣的保证。盲目崇拜乔的人们,可能会对于苹果未来的新产品,毫无理由地贴上失望的标签,可是未来的新产品不一定是“无核的苹果”,而且我们还有拉里·佩奇,有杰夫·贝佐斯,还有更多跟乔同样值得信赖的业界天才。乔是值得敬佩的老人,然而世间已无乔布斯,将乔推向神坛膜拜大可不必。我们能从乔身上学到什么,我们怎么才能有自己的乔布斯,这些都不是站在将他视为神人的视角上能得出结论的。我们期待能有我们自己的中国制造的乔布斯,而不是满足于源源不断的向世界提供更多中国制造的苹果手机、电脑和平板。

还是将乔视为浑身毛病——生理和性格两个层面均是如此——的老人来记住好一些。可以将乔作为艺术家一样纪念,他对简约设计的追求,远比服装界的吉尔桑达带给我们的更贴切。乔对于细节的关注,让我们在工业化大生产的时代,仍能享受到像是出自手工作坊一般的精制产品。他也是凡人,曾跑去印度灵修,曾嗑药、未婚便先养有一女,他的人生道路不是大多数人可以效仿的,然而我们可以向他学习他的坚持,对于产品的理念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学习他的自信,相信自己所下过的看似对未来无足轻重的努力,都会有回报;学习他对事业的热爱,即使在去世前的几个月,仍然肩挑重担。

我一位高中同学在腾讯工作,这几天他的QQ状态改为了“考虑买一台IPHONE4S做纪念”,我想了一会后,给他回复说:“你买,或者不买爱疯,乔就在天堂,不喜不悲;你念,或者不念他,乔的故事就在那里,不增不减,让爱疯进入你的裤子口袋,或者,让乔的精神进驻你的心里。”我真心希望能在未来,我们能像如今的美国人一样,怀着无比的自豪,骄傲地去纪念属于我们的像乔布斯一样的凡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