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算法

如果将人脑比作一块硬盘,写篇文章的过程亦和磁盘整理有些类似。偶尔想起的前女友爱穿的衣服款式以及颜色之类似乎无轻重可言某时的随机记忆片段,某一瞬间伴随着令人难受的感觉而浮现于眼前的儿时的记忆,或者纠结于心许久终于下决心梳理的带刺的思绪,好似无意间打开硬盘上忘记了分区号的分区。写文章就像是选定一分区进行磁盘整理,写出的东西如何基本取决于这磁盘整理程序的核心算法。“算法”因人而异:亦或像是早晨用法压杯煮上一杯咖啡,3分钟的沉淀之后缓慢推下推杆,由于壶用的年代久了即使动作已经十分小心,倒出的咖啡还是略有咖啡渣混于其中,并且大冷天的环境里等到咖啡入杯已只是淡淡而温热;又或是如古资的男装模特,穿着着红色的西装,宝蓝色的OCBD和驼色短马靴,戴着墨镜,拎着棕色旅行包,冷漠而自信地大步走在T台,似乎完全不领会两边设计师、记者和名流的视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法,有的时候,这每个人独特的算法本身比套用其而获得的结果要有趣,就像小时候街边看师傅用麦芽糖做成龙、凤,看得入神,自己买上一支却觉得甜得发腻并不觉得龙凤飞舞般好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